• <code id="1kdkf"><nobr id="1kdkf"><track id="1kdkf"></track></nobr></code>
    <thead id="1kdkf"><option id="1kdkf"><progress id="1kdkf"></progress></option></thead>

    <th id="1kdkf"></th>

      <code id="1kdkf"></code><code id="1kdkf"></code>

    1. <code id="1kdkf"></code>

          <big id="1kdkf"><nobr id="1kdkf"></nobr></big>

          <code id="1kdkf"></code>

          <dfn id="1kdkf"><sup id="1kdkf"><sub id="1kdkf"></sub></sup></dfn>
          <strike id="1kdkf"><small id="1kdkf"><ruby id="1kdkf"></ruby></small></strike>
        1. <code id="1kdkf"></code>
          <code id="1kdkf"><nobr id="1kdkf"></nobr></code>
          1. <th id="1kdkf"><sup id="1kdkf"></sup></th>

            <pre id="1kdkf"></pre>
            <code id="1kdkf"><nobr id="1kdkf"><sub id="1kdkf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<big id="1kdkf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1kdkf"></del><code id="1kdkf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strike id="1kdkf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ig id="1kdkf"><nobr id="1kdkf"></nobr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創業智慧>劉芹:太乖的孩子做不好企業!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芹:太乖的孩子做不好企業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6-8-31來源:贏銷網 作者: 點擊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芹:太乖的孩子做不好企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 創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口述 | 劉芹(晨興資本創始合伙人) 整理 | 投資家欄目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 創業投資永遠都是少數派是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理也是人性,市場也是人性,資源整合也是人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晨興資本創始合伙人、董事總經理劉芹在華中科技大學為大學生創業者做了一場演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芹認為,當前正處在從低端制造業向研發和高技術升級的時代,即使是美國都在拼命地搶下一個戰略制高點?萍紩谌澜缢行袠I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晨興從1998年起參與中國的早期風險投資,長期保持美元基金的形態,并在今年成立了首支人民幣早期基金。劉芹本人則在2000年初、1999年底開始接觸行業,后加入晨興,已有十六七年時間。晨興陸續參與了搜狐、攜程、第九城市、聚眾傳媒、YY、UCweb、迅雷、小米、鳳凰網等項目的投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年前,劉芹曾接受創業&i黑馬專訪,就晨興的投資風格和價值觀做了深入解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業&i黑馬綜合摘錄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1989年上的大學,非常幸運選擇了一所在北京的學校——北京高院,現在叫北京科技大學。大學對我的人生是非常好的啟蒙。另外我們比較幸運的是快畢業的時候,趕上了中國加入世貿組織,中國進入了經濟發展非?焖俚臅r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大學三四年級的時候第一次嘗試了生意,非常失敗的學校生意。我試圖去包場一個電影院,去放一部電影。當時北京電影學院旁邊有個小叮當電影院,我就跑去找經理,問能不能包場做生意,覺得那個電影挺有趣的,能不能放這個電影掙點錢,經理后來被我打動了,決定試一次。我就找了覺得肯定火的片子去找這個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結果他說,沒有批文的片子是不能放的,這說明什么?我完全沒有做好對市場的了解,就自我期許能搞定這件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辦法,只能去找有批文的片子,這個片子雖然很好,但缺少差異化,沒競爭優勢。但已經包場了,我就去各個學校刷墻,招攬人來看。結果海報十分鐘后就被別人得蓋了,我才發現刷墻、推廣是競爭極其激烈的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只有十幾個人去看了我的電影。經理說我沒有賣超過五十張電影票,他們算是賠了錢,我也一分錢分不到。這就是我第一次失敗的創業經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業需要巨大的勇氣。在失敗的經驗中,我學到了很多東西。比如,沒有差異化就沒有競爭優勢;沒有市場意識就是井底之蛙;推廣難度是巨大的,因為有無數比我更有野心和熱情的人都想做這件事。失敗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,但是失敗不會自動轉化為財富,轉化的核心轉換器來自總結和學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為什么投小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認識雷軍是在2003 年,通過朋友,并非因為我們都是湖北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跟雷軍認識的時候他還沒做投資,就覺得跟雷軍聊天非常有意思。他那時候也在思考自己的金山,思考什么是VC,什么是資本,我也在想我到底適不適合干投資,怎么能干成投資。我那段時間經常到北京來找他聊天,交流行業里面各種機會,就成朋友了。與雷軍相識,是我投資生涯成長過程中的幸運機遇,他是我的良師益友。與他的深度交流,打開了我的眼界,看事情的高度變得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軍做小米前,曾經跟我持續打了12個小時電話。當時我在上海,從晚上9點鐘打到早上9點半。他跟我聊了做小米的想法,我挺激動的。也沒想到聊了12個小時,就一直在聊,覺得這事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自己覺得當時的手機行業,其實是在重演一遍八十年代PC機在美國的崛起。我覺得蘋果、安卓手機,其實不是手機,它是個PC,和傳統手機完全是兩個東西,所以我一點不恐懼傳統手機可能對這個事不看好。如IBM 知道PC機市場這么大,一定不會把這個東西丟給別人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這個行業里,山寨機都能賣那么好,那么我覺得我們是發現了一次巨大的變革機遇。它可能是產業機遇,可能是幾十年一次。那天晚上我跟他講,這事做成了,肯定是百億級別的。那時候他在下決心的階段,我覺得他是想找一個比較談得來的,信任的人,一起聽聽大家的意見。他一直在問自己的問題,他拉人一起繼續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聊了很多東西,包括他對創業的敬畏感,F在大家會認為,小米在兩三年之內就起來了,我覺得大家忘記了,雷軍的小米實際做了二十年,他在金山的經歷是基礎。至少就我跟他一起交往、一起做投資時觀察到的,他一直在反思,一個什么樣的生意,值得你去創業,怎么能讓創業變得更容易成功。我相信雷軍的勤奮跟他的技術能力、管理能力,他在這個層面上是很強的,他在這上面的反思花了很長時間。我覺得他如果決定要做小米,這是在上面一定能做成的,在上,我覺得這事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我們為什么沒有跟著雷軍投凡客,我們內部也討論過,我們整體上對電商沒有激進地押注,是不是過分謹慎、保守了?也許我們當時的保守就是錯的。我們確實沒有投凡客,但是我們也同樣錯過了京東。我們也見過劉強東,我們沒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業投資永遠都是少數派是對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判斷,一個項目為什么要投。投資一定不是靠控制風險得到高回報的,一定是你看到了一個亮點。做投資,我的觀點是看大勢。企業家就像歷史事件中的英雄一樣,我認為歷史從來不是英雄創造的,反過來,英雄是波瀾壯闊的歷史創造的,是時代趨勢選擇了一些人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就需要在大量的項目篩選過程中,每次逼問自己,這個項目背后的歷史邏輯是什么。比如說我們那時候總結,互聯網到底是什么,流量是什么,互聯網技術的核心到底是什么。我以前演講講過,它就是超級鏈接,每個鏈接之間信息的流動就是流量。為什么谷歌會變成這么大的公司,你既然是干這行的,難道你不問問自己嗎?我們的好奇心和追問本質的、刨根問底的求知欲,使得我們不斷去思考。如果你對每個項目都有極強的求知欲,它會讓你對每個項目產生很多你自己的想法,你還可以用時間去驗證自己的想法:這個公司你沒投為什么?人家后來怎么樣了?如果這個公司你投了,哪里是你當時想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的投資風格是少投精做,長期持有。對你投的方向要做長期思考,想透,這就是建立篩選標準,投一些你真的愿意花時間的,然后精心做投后管理;要有長期心態,這就要求你要去功利化,別那么在乎短期的收益;如果能放松下來,長遠的信念讓你能忍受很多短期的波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覺得一個基金和另外一個基金做的事情90%可能全一樣,差異的10%我很難說出來,但是可能會讓很多事情變得有些不一樣。比如我們的投后管理,講起來我們做的形式上差不多,但我們的溝通方式和溝通深度可能很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我們非常尊重創業者,創業者愿意跟我們講他很難跟別人表達的東西,他不會覺得在我們這兒講完了會收到一種負面的反饋,而且可能我比他更能體察他的那種痛苦。第二,我們在所投行業的積累,能幫助他看清楚他現在行業的情況,也許不全面,但對過去發生過這件事情、未來可能發生什么事情的探討,能打開一個思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有次開年會的時候,Sean創業&i黑馬注:迅雷創始人鄒勝龍)提到了當初迅雷上市前面臨被收購的事。Sean說我幫了他一些忙。其實沒有幫太多。那天我講了一句話,我們作為一個創業者,都會碰到很難做的決定,我認為我只是幫助他回到創業的初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創業者能夠回到自己的初心不容易,能夠對自己有一個不偏不倚的認知很難。有的時候是因為一直不順利,缺少自信,有時候可能太順利,成就來得太快,容易變得無法冷靜面對自己。我無非是問Sean幾個問題,你當時為什么創業,你今天的決定和你當年的想法比起來,你到底要堅持哪一個。如果你要愿意賣,我也愿意賣,我只是問他,你愿意賣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說他想賣,他其實讓我幫他來討論一下要不要賣。他說并不是賣掉公司就拿錢再干別的。我問他,如果賣掉之后,你再繼續做這個事情,環境是怎樣的,機制是怎樣的,你會用什么樣的方式,你內心深處想要的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跟這些創業者之間的討論,很多不是在董事會,大都是一些非正式的交流和溝通,隨時都在發生。我們其實沒有起決定性的作用,所有的決定都是他們做的,所以他們才當得起這些榮耀。我們不會覺得這公司做成了,是我們當年在里面起了力挽狂瀾的作用。根本不是,但是在所有過程中,可能我對創業者內心深處怎么想一個問題,他的煎熬,有所了解,有時候提醒他們,能不能回到初心,把一些復雜的問題回歸到最樸素的事情上。我就做一些這種事,讓大家能夠靜下來。如果我們能起作用,就是這個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所有的時候,我們都能跟創業者想在一塊兒。所以我們一貫的原則是,如果能想到一塊兒當然最好,如果想不到一塊兒,我就聽你的。如果我們非常不認同,我們也沒有辦法一定要擰過來。我覺得我們不是強勢的投資人,我們無非是參與少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個投資人都有自己的風格,我們的風格也不是跟所有的創業者都能夠匹配的。但我們守住一些基本的原則,我尊重創業者,契合度高的概率就比較大,所以我們跟大家的關系都處得比較愉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會非常誠實,把我們對事情的觀點講出來;我盡可能站在公司和創業者的角度,把一些樸素性、根本性的問題挖掘出來,我們一起面對它。最終決定不是我做,得是你做。如果你愿意問我怎么做,我會告訴你如果我站在你的位置,我會怎么想。有時候在一些場景下,我們的意見真的不一致的時候,我們就少參與,因為我不認為我們全是對的,創業投資永遠都是少數派是對的,我們只是在少數里面再碰到有意見相左的,說不定他是對的。我們努力做到給創業者全勤的支持和幫助,但有時候做不到的,我也要對基金負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資,我是干了一個我特別喜歡的事,這件事情已經成為我的生活方式,我在交朋友。我對每一個創業者發自內心地尊重他們,真誠地對待他們。我也不取悅他們,也不看低人家,無論從投資還是其它方面能幫就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乖的孩子做不好企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業&i黑馬注:晨興是一個很獨特的投資機構, 是陳啟宗、陳樂宗兄弟用自己家族的資金做投資。陳氏家族的價值觀深入影響了劉芹。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投好孩子還是壞孩子,我們叫守正出奇。正是指價值觀、戰略、好的方法;奇是指創新的意識、巧勁,能聚焦、快速推進、懂得偷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乖的孩子做不好企業。只有奇沒有正同樣做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跟陳氏家族在一起工作我收獲很多,我們的價值觀受到很深的影響。他們對財富有比較成熟的心態,所以能捐那么多錢,是因為他們認為做投資本來是幫助社會配置資源的一種方式,創新是為了提高社會效率的,通過創新賺的錢應該再回饋社會。錢的問題想清楚了,其它都變得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對慈善這種事情,是真的有這個理念,不是為了所謂的名利。這對我影響很大。我一直覺得我做這個工作我自己蠻喜歡,而且有巨大的社會意義:財富是用來干什么的?是用來幫助這個社會,推動這個社會的進步的。我覺得VC這個行業最大的意義是極大地認同了人的價值,把一個人的價值量化,而這個量化會使得你有很多資源做一些改變這個世界的事情。慈善和風險投資在這點上是通的,這就是為什么做投資這件事讓你覺得很愉快——找到了一點兒自己存在的價值感,不是純粹為了賺點兒錢那么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投資有過非常多的失敗。具體例子因為涉及他人,不方便講。我一直認為失敗是正常的,我今天做投資,和我十幾年前剛入行時的成功率應該一樣才對。為什么我現在一定要成功率高呢?沒道理。我是這么告誡自己,讓自己不要那么執著和焦慮。我們今天總結了很多觀點,方法論,其實都是從失敗里面來的。比如,要做大事,盡可能不做小事,小的事情你挺難長期發展;團隊為什么人這么重要,因為只有人才真正解決問題,不能光看方向好,你就激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這個行業里面有10% 的成功率已經OK了,如果你有20%、30% 的成功率,就已經是超額完成任務了。我們的失敗率早期很高,后來慢慢下來很多,但肯定還是會有失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資的人,大家都會在第四、五年的時候很迷茫,我也有挺困惑的一段時間。VC這個行業,跟創業很像,不到最后一天都不知道自己行不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行后慢慢也做了一兩個不錯的案子,但是沒有見到最終的結果。跟創業者一樣,你每天跟自己過去比比,也不錯了,但市場真的認為你不錯嗎?你還沒有得到認可,這個過程挺煎熬的。為什么我說創業者特別孤獨,因為我體會過這個特別煎熬的過程。所以那時候我有點兒擔心自己適不適合干投資,我花了這么多時間,我得到的是不是我認為正確的東西,懷疑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能熬下來,是因為還有點兒信念在里面。投資這個行業非常強調人的能力,只要多看,多思考,我覺得這個行業一定會有reward創業&i黑馬注:報酬)。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可能是我年輕,我輸得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需要有一些成績之后,你對自己是不是行有了判斷,就能夠讓自己放下。我現在覺得投資或者創業,死掉一點兒不丟人,成功是一種運氣和你的努力結合的產物。一旦你慢慢學會接受失敗,一旦學會放松,覺得這都沒什么,只要你一直努力,哪怕真的不成功,不代表這些人很差,也不代表你的投資眼光一定怎么樣,可以再來一次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是那句話,人要對自己有不偏不倚的認知。我今天做投資跟我十幾年前做投資,最核心的問題只有一個:你為什么做?因為你喜歡。我今天做,跟剛入行的人在命中率上是一樣的,我如果輸了也不丟人,我不背這個包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立大志做小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還想跟分享一個觀點,立大志做小事。立大志不是說小時候說做科學家,做有錢人。真正立大志的含義是什么?不要做井底之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做人生很多關鍵性選擇和決定的時候,要把自己放在歷史的視野去理解今天的中國。今天的每一個人跟今天的世界到底有什么樣的關系?想要回答這個問題,必須得理解今天這個世界在發生什么?所從事的專業和這個世界有什么關系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立大志的基礎,不僅僅是很淺薄地說我要做有錢人,這不叫立大志。我要成為成功人士,這也不叫立大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說做小事。所有的成功都是從一點一滴的小事中慢慢積累起來的。為什么做小事如此重要?我們這個行業里最重要的一個觀點是復利效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復利效應的意思隱含了一些東西:哪怕每天進步極其微小,要有耐心,最難的是每天都能在同一個方向上持續進步。但絕大多數情況下,很多人做不到復利效應。有兩個原因:第一,方向是錯的,沒有立大志,老是在原地做,要沿著這個方向去立大志,就是鎖定方法。第二,沒有持續地穩步地做,就是因為好高騖遠,或者難以堅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碰到太多比我更聰明的人,不夠堅持,我碰到太多能力比我強的人,不愿意做小事。過去十幾年,我每天都在做很小的事情,只是連續做了十六七年而已。每天取得的進步極其微小,但我沒有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贏銷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. TAG: 企業 劉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所有劉芹:太乖的孩子做不好企業!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戶名: 驗證碼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篇劉芹:太乖的孩子做不好企業!來源于互聯網或網友投稿,如作品內容、版權有疑問請同本網聯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線投稿 | 客戶服務 | 網站地圖 | RS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營銷網門戶—第一贏銷網,匯聚領導力管理商學院、廣告品牌策劃、終端銷售促銷、招商創業加盟等知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西11选5